与华为合作,上汽并不委屈,是强强联手,更是高攀

与华为合作,上汽并不委屈,是强强联手,更是高攀

7月9日,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(WAIC)昇腾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(www.qizao.net)。会上,华为联合40余家合作伙伴发布了“昇腾智造”、“昇腾智城”、“昇腾智行”、“昇腾智巡”四大行业人工智能解决方案。

从华为透露的这些解决方案来看,涵盖质量检测、城市治理、智能交通、AI巡检等很多方面、很多领域,且不仅仅依靠自身力量,还发动了社会力量,既能解决很多现实问题、发展问题、质量提升问题、公共安全问题、社会治理问题、城市管理问题,还能带动很多企业发展,提升企业和科技的整体实力,是一件真正的共同发展、共同进步、共同提升的大好事。

看到华为发布的这些消息,以及华为可能对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、科技进步、数字经济运用、智能技术推广等做出的贡献,禁不住让人想起了几天前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所说的一番话。

据报道,在上汽集团股东大会上,有投资者问董事长陈虹,是否会考虑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华为等第三方公司合作。陈虹回应称,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,上汽是不能接受的,“这好比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解决方案,如此一来,它成了灵魂,而上汽成了躯体”。

陈虹董事长地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如果与华为合作,上汽就有可能失去“灵魂”,就要在无人驾驶汽车方面依附于华为、受制于华为。从积极的一面来看,可以理解为陈虹董事长很希望让企业有自己的“灵魂”,能够不受别人指使,能够自己说了算。这样的心态,对中国企业来说很重要,也很紧迫。关键是,上汽发展到今天,虽然规模已经全国最大,市场地位也高于其他中国汽车企业,但是,却没有创造出一款能够让中国人自豪的、可以与外资品牌(包括合资品牌)相抗衡的自主品牌。也就是说,今天的上汽,能够成为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商,靠的还是合资品牌,是一只依附在外资品牌下的小鸟,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与华为合作呢?难道能在外资品牌面前没有“灵魂”,就不能在华为面前失“灵魂”吗?有本事,停止所有合资品牌,打造自己的自主品牌。既然做不到,与华为合作,打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品牌,有什么不好呢?就算上汽没有了“灵魂”,但这个灵魂是中国人的,总比“灵魂”掌握在外国人手中好吧。

很显然,陈虹的观点,有点屁股坐在外国人一边的感觉。也就是说,上汽只能跟外资品牌合作,而不能跟华为合作。跟华为合作,就会失去“灵魂”,跟外资品牌合作,可以不要“灵魂”。更直接地说,就是宁可在外资品牌面前没有灵魂,也不能在华为面前失去“灵魂”。这样的心理,显然是不利于自主创新的。因为,按照上汽的自主创新能力,要想不借助于外力,是很难在无人汽车方面有作为的。要想进军无人汽车领域,按照陈虹的理念,可能最终还是要依附于外资品牌。那么,如果这一幕真的出现,上汽会有“灵魂”吗?陈虹该背负什么,应当不难猜测。

实际上,如果上汽足够的强,足够的自信,就应当有与别人合作不怕失去“灵魂”的信心。也许是长期以来一直在生产合资品牌、没有“灵魂”的原因,上汽太需要来一次真正有“灵魂”的创新。只是,能否创新,也要看自己的能耐。眼下,摆在上汽面前的只有两条路。一条是,与其他企业合作,在无人驾驶汽车方面发力,保持自己在中国汽车领域的优势地位;一条是放弃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和生产,则有可能在新一轮竞争中掉队。

对前者来说,也有两条路可走。一条路,就是继续与外资品牌合作,继续当没有“灵魂”的生产商,核心技术全部掌握在外国人手中,上汽只能当个只会生产的木偶。一条是,与华为等中国企业合作,也可能会失去“灵魂”,但“魂”在中国,对国家的贡献很大。孰优孰劣,应当不难分辩。对后者来说,当然是上汽不能接受的,上汽也不会接受,也不希望上汽出现这样的现象。

所以,面对华为在智能方面的优势,上汽应当冷静思考一下,应当放下身段,而不要盲目自信、盲目孤傲。与华为合作,并不委屈上汽。在国际市场,华为不知比上汽地位高出多少。就算失去“灵魂”,也是伟大的“失去”,具有很大贡献的“失去”,是值得赞赏的“失去”。比起只会生产合资品牌的无“灵魂”,要高贵得多、有尊严得多,更是对自主创新做出的积极贡献的有益表现。

公司名称:山东闪创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激光打标机,小字符喷码机,手持喷码机